校园多人小品!搞笑的小品剧本《新生入学》-小品大全
首页 > 校园小品剧本>校园多人小品!搞笑的小品剧本《新生入学》

校园多人小品!搞笑的小品剧本《新生入学》
人物:

范四(外柔内刚,刚柔并济)

刘茫(风趣豪爽)

杨敬泽(幽默风趣,“睡神”,音调模拟小沈阳)

霍元乙(憨厚老实,有些口吃)

小布什(可爱宝贝)

小布丁(文静大方)

秦二世(口吃但很风趣)

北戴河(柔中带刚)

刘老师(和蔼可亲)

(开学了,新生入学报到?八一九班教室门口?)

刘茫上场,手中拿本音乐书;范四随后,手中抱一画板,两人东张西望,做“鬼子进村”状。(]

刘:(看了看教室门口上的牌子)刚才是八一八班,这是九一八班,好,总算找到了。

范:(拍拍刘的肩膀)这位兄台,(加重语气)你念反咧,哈不是八一九昂?

刘:(扶扶眼镜,望了望)噢,对对对,我说九一八事变也不是在这儿街哎!(愣了一下,看看范)你?也是新同学?

范:昂!小品

刘:你是什么专业哎?(拍了拍范的画板)木工昂?

范:(将画板向后一收,迈出一只脚,此时刘后退一步,被吓一跳)美术!

刘:昂,美术,不错!

范:那你是?

刘:我啊?(拿出音乐书给范展示)音乐(le)(右手握拳当作麦克风开始唱歌)

范:啊,音乐(le),很不错呀!(愣了一下)那咱们赶紧进去吧,(加重语气)一会儿老师就来咧! (俩人做“鬼子进村”状走进教室,教室里只有杨敬泽在睡觉;范和刘坐在最后一排的两个凳子上聊了起来?)

刘:哎我说,你这回来带了多少(用手比划“钱”的动作,在范的面前晃了两圈,范的头也跟着转了两圈,刘最后打一响指,范头也停下)

范:(想了想)哦,带了四百多。

刘:(思考)四百多?四百多够呗?

范:(疑惑)够?还是不够哎?

刘:我要知道,我还问你昂?谁知道这学校吃什么?要是吃方便面,能吃好几个月;要是吃北京烤鸭,两三天就(zou)没咧!谁知道这学校是吃方便面哎还是吃北京烤鸭哎?(沉思,突然)哎我说,你是哪的? 范: 我,哦(想了想)我是,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卢庄乡牛角村的(di语速要快而且语气加重) 刘: 蒙了,等等,找找(用手指着脑袋,想了想)牛角村昂?

范:昂,你是??

刘:我啊?我是,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县白团乡边营村的(di语速要快而且语气加重)

范:边营村?

刘:昂!?哎,说了这麽多咧,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尼?

范:啊,敝人姓范。[)

刘:范啥呀?

范:(有点愤怒,突然站起来,推了一下刘的肩膀)你才犯傻尼!我姓范名四。

刘:范名四?这个名字起的好啊!你看中华上下五千年?(起身,打算发表长篇大论的模样) 范:(拦住刘)大哥,大哥,大哥?是范四(点点头)

刘:范四,这个名字起的也非常好,你看这个范,这个四,尤其是这个四?你在家排行老四,对吧? 范:啊!是!(坐下)

(刘见范坐下也坐下)

那你姓?

刘:我姓刘啊!

范:你叫?

刘:刘茫!

范:(被吓一跳,起身,指着刘)你?你痞子?

刘:(起身)谁痞子?你这个人会说话呗?好多人都误会咧!不是流氓,是刘茫!

范:那?那还是痞子?

刘:(看着范,有些气愤)呸!我呸你一脸减肥茶!(范用手从脸上一抹,一甩)这个刘啊是姓刘的刘,这个茫啊是茫然的茫,(用手比划)刘茫!明白咧吧?

范:噢,刘茫!

刘:你认识我?

范:不认识!

刘: 不认识你“噢”省买

(两人坐下,沉默了一下,刘起身)

刘:哎,这(zeng)麽周吧,(范站起来)看你身子骨不赖(拍了一下范的肩膀,范差点没摔倒)咱俩交个朋友吧?

范:行喽!

刘:我这有钱儿。

范:(兴奋)真的?!

刘:改天请你吃饭!

范:行喽!

刘:请你吃板儿面,怎麽样?

范:板儿面?不行不行,顶不行豆腐脑儿!

刘:哎,豆腐脑儿骤豆腐脑儿,屁大点事儿昂,骤这麽说定了昂!!

范:昂!

(小布什,小布丁,秦二世,霍元乙,北戴河上。(]以讲桌为参照物,以上同学位置布局:第一排:小布什在左,小布丁在右;第二排:秦二世在左,杨敬泽在右;第三排:霍元乙在左,北戴河在右;第四排:刘茫在左,范四在右。

进教室后,同学们聊起天来)(突然有人喊道:“老师来咧。”于是大家坐好,刘老师手拿一本数学书,一本正经地走到讲桌前)

刘老师:同学们好,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。我姓刘,希望大家今后团结互助,好好学习,将来?(环顾一下四周,发现有人睡觉)哎哎哎!那位同学!(用手指着杨敬泽)

北戴河:哎哎!(用手推了推杨,杨从睡梦中醒来,睡眼朦胧且似睁非睁地看着北戴河)老师! 杨敬泽:(没听清)钥匙啊?钥匙在口袋尼啊!(刚要伸手去掏钥匙)

北戴河:老师!

杨敬泽:(突然站起来,打了个趔趄,迅速戴上眼镜,看向刘老师)老师好!

刘老师:你叫什么呀?

杨敬泽:老师,我的中文名字叫杨敬泽。

刘老师:你还有外国名字?

杨敬泽:我的英文名字叫敬泽Y-ang!

刘老师: 你怎麽刚来就睡觉啊?

杨敬泽:老师!我睡觉是有原因的(di)!

刘老师:什么原因啊?小品剧本

杨敬泽:其实我总结了,有时候一想吧,上课跟睡觉是一样一样的(di)。眼压闭压睁,压节课就过去了,嚎!眼压闭八(相当于“不”)睁,这压上午就过去了,嚎!

刘老师:那你就天天睡觉呗?

杨敬泽:老师,我也不是天天睡觉。人生最痛苦的事你知道是什麽不?

刘老师:什麽呀?

杨敬泽:是人家打饭去了,你还没醒尼!

刘老师:(吃惊)天啊!

(霍元乙举手,刘老师示意让杨敬泽坐下,让霍元乙起立)

刘老师:你叫什么呀?

霍元乙:我叫霍元乙.

刘老师:什么?

霍:霍元乙。

(刘老师还是没听清,有些疑惑)

秦二世:他?他?他叫,霍?霍?霍?

杨敬泽:哎呀,妈呀,你唱《霍元甲》那?

小布什:别“霍”了,他叫霍元乙!

刘老师:哦,你刚才举手干吗?

霍元乙:老师,你知道人生最痛苦的事是什么吗?

(刘老师疑惑地望着霍元乙)

霍:是人醒了还没下课尼!

刘老师:(吃了一惊)啊!

杨敬泽:精辟!(两人拥抱)可见着(zhao)“老乡”咧。()(说完各自坐回原位)

刘老师:没想到同学们能总结出这麽“精辟”的话来,真让我震撼啊!下面请同学们做一下自我介绍。 刘老师:(走到小布什桌前)来,这位同学!

小布什:(面带喜色)老师,俺姓晓,俺叫小布什,这名儿是俺娘给俺起的(di).俺娘说咧,这名儿(甩手向后一指)好听!

刘老师:(随声附和)好听好听,的确好听!(转向小布丁)

小布丁:(温柔)老师,我也姓晓,我叫小布丁!

刘老师:(略带惊奇,但很和蔼)我挺爱吃小布丁雪糕的!

小布什:(兴奋)俺也爱吃!

刘老师:(走到秦二世旁边)这位同学?

秦二世:老?老?老师,我?我?我?我更爱吃!

刘老师:嗯,你叫?

秦二世:我?我?我?我姓?姓秦?

刘老师:你不会叫秦始皇吧?

秦二世:No?No?No?No?No!我?我?我叫?叫秦?秦?秦?秦二世!

刘老师:(大吃一惊)秦二世?!

秦二世:老?老?老师,其?其实我?我?我?我跟你?你?你们说?说话是?是?是一样?一样的(di)! 刘老师:(有点听傻了)噢!

刘老师:(回过神来)你叫?(看着北戴河)

北戴河:(冷淡)老师,俺姓北,俺叫北戴河!

杨敬泽:(回头)哎呀妈呀,这是人名呀?

北戴河:(恶狠狠地盯着杨敬泽)不是人名是啥名啊?

刘老师:(面向杨敬泽)不许取笑人家!?来,后面那位同学!

范四: (把手中的画板向后一扔,站起来,细声地说)哦,老师,我叫范四!

刘老师:你真斯文,请坐!

刘茫: (自己站起来)老师,我也说!

范四: (赶紧起身拦住刘茫)你说什麽耶?

刘茫: (看着范四)说自我介绍呗!

范四:你说什么自我介绍哎,你一说,搁一会叔叔(shoushou)就来咧!

刘老师:(疑惑)什么叔叔(shoushou)?

范四:警察叔叔(shoushou)呗!

刘老师:(惊讶)那你是?

刘茫:我是刘茫(行抱拳礼)

刘老师:啊!(晕倒,晓布丁扶住老师)

范四:不是不让你说昂?

刘茫:我说喽怎么咧?这不同学们没晕,警察叔叔(shoushou)也没来?

范四:同学们是没晕,警察叔叔(shoushou)也没来,可老师?没咧!

刘茫:老师没了昂,快找找!

(刘茫和范四模仿猴子东张西望)

杨敬泽:(站起来,哼一段《西游记》开场曲)哎呀妈呀,演《西游记》呐!

(老师站起来)

范四:哎,老师在那尼!(用手指给刘茫看)

刘茫:哈不老师昂,你眼神不好使!

范四:( 带点蔑视)切!

刘老师: 两位同学坐好吧!哎,同学们的言谈举止真符合我们艺体生的风格啊!希望大家今后和睦相处,好好学习,打造一个优秀的班集体,你们说好不好?

全体同学:好!

刘老师: 我们是?

刘茫:(站起来,伸出一个胜利的v手势)九一八!

(其他人向刘茫投去诧异的目光)齐声说:啊?

范四:(站起来,伸出大拇指和食指做出“八”的姿势并托住下巴)是八一九!

所有人:噢!

(小品结束,谢幕!)
 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