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小品剧本 > 搞笑小品剧本 > 对口相声!搞笑的相声剧本《红事会》

对口相声!搞笑的相声剧本《红事会》

时间:2018-10-27    点击:

    对口相声!搞笑的相声剧本《红事会》
    甲:咱们说相声的有个规律 乙:什么规律?
    甲:你看侯耀文为什么相声说得好?
    乙:为什么?
    甲:他爸爸是说相声的,侯宝林
    乙:大师
    甲:天津的杨仪为什么相声说得好?
    乙:为什么?阿
    甲:他爸爸是说相声的,杨少华
    乙:没错
    甲:天津的马志明为什么相声说的好?
    乙:为什么?搞笑小品
    甲:他爸爸是说相声的,马三立
    乙:是啊
    甲:你为什么相声说的好?
    乙:哎,等会儿等会儿,我爸爸不说相声
    甲:对,你爸爸是听相声的(指观众)
    乙:哎你这怎么说话呢?
    甲:没错啊,你爸爸是说相声的吗?
    乙:不是啊
    甲:那就是听相声的
    乙:怎么那么别扭
    甲:你可了不起啊,为人谦虚谨慎、戒骄戒躁,优点说不过来
    乙:你过奖
    甲:没有这些个优点想当初跟兔子赛跑他就赢不了
    乙:我是那乌龟是怎么着
    甲:不许美化自己
    乙:这是美化吗?
    甲:这人真好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在同学堆里上看下看左看右看,能找到跟你一块儿站这着的人吗?没有了
    乙:我有这么高吗?
    甲:得到古人里边去找
    乙:哪一位古人?
    甲:宋朝的李师师
    乙:李师师
    甲:宋徽宗最爱李师师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美艳惊人。有一句话说不说在我,听不听在你
    乙:你说
    甲:把名字改了吧
    乙:叫什么啊?
    甲:邢师师
    乙:我改叫邢师师了
    甲:就一个李师师把你比完了吗?
    乙:还没完呢?
    甲:没有
    乙:哦
    甲:这人性情刚烈,而且注重感情,同学当中挑不出来,只有一位古人跟你相比
    乙:哪位?
    甲:杜十娘
    乙:杜十娘
    甲:有一句话说不说在我,听不听在你
    乙:你说 搞笑小品剧本
    甲:把名字改了吧
    乙:改什么?
    甲:邢十娘
    乙:改这名字了 甲:这还不算,你这人民族气节很重。比方说现在绍兴城有灾难了,你要是死了能把全绍兴城的老百姓都救了,你愿意去死吗?
    乙:我当然可以死啊
    甲:好,死去吧。我这救痛快多了
    乙:这什么人呢!
    甲:只有一位古人能跟你相比
    乙:谁啊?
    甲:赛金花
    乙:啊?
    甲:有一句话说不说在我听不听在你,把名字改了吧
    乙:改什么?
    甲:邢金花
    乙:咳,像话吗!
    甲:为什么你那么了不起啊,那是你祖上积德
    乙:是啊
    甲:他爸爸在北京城有名,一打听北京邢八爷
    乙:有名
    甲:邢八爷
    乙:是
    甲:北京八爷
    乙:哦
    甲:京八啊
    乙:狗啊
    甲:有名气啊
    乙:那你把那爷字带出来行吧
    甲:邢八爷可是一位大善人,心地特好
    乙:是
    甲:街上有一群孩子围着在打一只缺胳膊瞎眼的猫,那猫掺啊,求生不得,求死也不得,谁管啊?
    乙:谁管啊?
    甲:你爸爸
    乙:我爸爸
    甲:邢大善人,打这过:住手,都走开,谁家的缺德孩子,拿过那只猫,啪,脑浆都出来了
    乙:啊?给打死了
    甲:安乐死嘛
    乙:这是安乐死吗?
    甲:寒冬腊月大雪纷飞,对面过来一个老太太,蓬头垢面,脖子上挂一个布口袋,缺胳膊断腿,可怜啊,谁管啊?
    乙:谁管呢?
    甲:没人管啊,你爸爸过来了,掏出一把零钱,一块的,五毛的,一分的,五厘的,唰,放到老太太的袋里
    乙:啊
    甲:带出一张五十的
    乙:损不损啊
    甲:换零钱嘛
    乙:这人的零钱也换啊
    甲:邢大善人
    乙:这是善人吗?
    甲:邢大善人,北京城一打听没有不知道的,就是有一点,这么好的人,没结婚
    乙:等会儿等会儿,我爸爸没结婚,我打哪来的?
    甲:你是后来的事
    乙:哦,开始没结婚
    甲:结婚晚,净上街干善事去了,哪有时间管自己的婚事啊
    乙:哎呦
    甲:北京媒婆界都轰动了,要给你爸爸说媒,说有一家挺好的,也就是你姥姥家,你爸爸答应了
    乙:恩
    甲:媒婆赶紧来到你姥姥家,正瞧见你大舅站在门口,你大舅可了不起啊,是北大的高才生啊
    乙:对啊,大才子啊
    甲:那会儿放假,正站在门口看书,1米78的大个
    乙:帅气啊
    甲:剃一大光头,穿一大裤衩,光着膀子,胸口一撮毛,还纹着两条带鱼
    乙:带鱼,那是二龙戏珠
    甲:好看,还滴着血呢
    乙:啊?
    甲:头天刚纹的

    乙:这是文人吗?
    甲:站在门口拿着《金瓶梅》,还看画
    乙:还有画啊,这是什么文人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