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小品剧本 > 搞笑小品剧本 > 经典相声剧本《吹牛皮》

经典相声剧本《吹牛皮》

时间:2018-09-08    点击:

    经典相声剧本《吹牛皮》
    《百吹图》 
    甲 我们是第一次来到这里。
    乙 头一回。
    甲 但是跟大家也是老朋友了。
    乙 怎么呢?
    甲 因为在电视里经常见到我们。
    乙 大家经常看我们的节目。
    甲 就是没有面对面瞧见过。
    乙 没有这样的机会。
    甲 所以大家很有兴趣,想弄张票看一看:这马季长的什么模样啊?
    乙 都挺关心的嘛。
    甲 现在借这个机会,公开在这儿展览一下。
    乙 啊?展览哪?
    甲 欢迎参观,请勿拿走!
    乙 哎!谁抱的动啊?
    甲 前边都是表演的节目。
    乙 对。
    甲 咱们俩人呢,在这儿来个别开生面的节目。
    乙 什么节目?
    甲 咱们在这儿进行一次体育比赛。
    乙 在哪儿?
    甲 就在这舞台上。
    乙 这舞台上能运动的开吗?
    甲 咱不搞大型的比赛项目。
    乙 那咱比赛什么呀?咱们下棋?
    甲 下棋不行,下棋大家看不清楚。
    乙 那,咱俩拔河。
    甲 拔河是集体项目哇。
    乙 那,咱俩拳击。
    甲 拳击?咱俩谁打谁都不合适。
    乙 那咱俩比赛什么呀?
    甲 咱俩比赛吹牛吧。
    乙 哎!吹牛?
    甲 啊。
    乙 说大话呀?
    甲 哎,这是一种新兴的比赛项目,古今中外吹牛的人是大有人在呀。
    乙 是吗?
    甲 吹牛的方式还多种多样。乙 都有怎么吹的?
    甲 直截了当吹的、拐弯儿抹角吹的、互相对着吹的、捧着吹的、海阔天空吹的。
    乙 嘿哟!花样还不少。
    甲 咱们通过今天这场友谊比赛,把一个个吹牛的嘴脸勾划出来,推荐给大家。
    乙 啊?
    甲 您爱学哪样学哪样。
    乙 有学这个的吗?
    甲 咱们就是让大家看一看。
    乙 可以。不过我在吹牛上可没什么经验呐。
    甲 不要紧哪,一回生两回熟,熟中生巧哇。只要你不断地吹、经常地吹、刻苦地吹、用不了多久,你能吹出亚洲,走向世界。
    乙 啊?我吹出亚洲啊?
    甲 你应该有信心,你条件确实好哇!
    乙 我什么条件好哇?
    甲 脸皮比较厚实。
    乙 哎……谁呀?
    甲 怎么样?
    乙 既然这样,我就吹吹试试。
    甲 好,那我们吹牛比赛开始了。
    乙 行,行。
    甲 请大家都坐好了。在座的哪位,如果对吹牛有兴趣,我欢迎您上来咱一块儿吹。
    乙 这队伍就别扩大啦。
    甲 好,现在吹牛比赛开始,双方运动员入场。
    乙 还有入场式?
    甲 (学吹奏)
    乙 这什么乐队呀?
    甲 吹管乐伴奏。
    乙 好嘛,全吹一块儿去了。
    甲 首先,由种子队员赵炎开吹!
    乙 好!我呀!
    甲 啊?
    乙 我还真没吹过这玩艺儿。
    甲 要吹咱就卯足了劲儿吹。
    乙 那当然了,咱还想破纪录哪。
    甲 对。
    乙 要想吹牛啊!
    甲 嗯?
    乙 在座的谁也不如我!
    甲 这属于直截了当吹。
    乙 我吹牛有十几年的历史了。
    甲 不简单呀!哈哈,吹了十几年啦?
    乙 啊。
    甲 我吹二十多年啦。
    乙 他比我还厉害。我现在吹牛上可有绝招啊。
    甲 我在吹牛上有祖传秘方啊。
    乙 我能把方的吹成圆的。
    甲 我能把短的吹成长的。
    乙 我能把丑的吹成美的。
    甲 我能把死的吹成活的。
    乙 嘿,你可太厉害啦。
    甲 吹呀!
    乙 我告诉你呀,我们家是吹牛世家。
    甲 我告诉你呀,我们家是吹牛门里出身。
    乙 我们家是吹牛作坊。
    甲 我们家是吹牛工厂。
    乙 我们家是吹牛股份有限公司。
    甲 我们家是吹牛大托拉司。
    乙 我们家是世界吹牛中心。
    甲 我们……你们这中心是我们家吹出来的。
    乙 嗐!比不了。你可真能吹呀!
    甲 吹呀!
    乙 比不了!
    甲 吹呀!开局你就失利啦!不行吧?咱再来。
    乙 来。
    甲 咱们换样吧。
    乙 什么样?
    甲 咱们绕着吹吧!
    乙 什么叫绕着吹呀?
    甲 你吹我,我吹你,吹来吹去,目的还是为了抬高自己。
    乙 嗬!吹牛的名堂还真不少。
    甲 吹牛人全是这样嘛!来,吹吧!
    乙 哎哟!马季同志。您的相声说的太好啦。
    甲 哪里哪里,赵炎同志!您的相声比我说的好啊。
    乙 不行,不行,您可以称的上是名家高手,权威大师啊!
    甲 不能这么说,您可以说是新星新秀、新的潮流的代表。
    乙 哪里,哪里!您的相声是高雅而不粗俗哇。
    甲 您的相声是幽默而又含蓄呀。
    乙 您的相声真是脍炙人口啊!
    甲 您的相声可以说是当代佼佼者。
    乙 您的相声是家喻户晓,妇孺皆知啊。
    甲 您的相声可以说是世界幽默宝库里面的精品哪。
    乙 您的相声让人是前仰后合呀!
    甲 您的相声那真是山崩地裂啦!
    乙 啊?要地震哪?您的相声社会作用太大了。
    甲 您的相声社会效果极佳呀。
    乙 上回东郊一个工厂着火啦,全城的消防队都去了,没救灭呀!没办法把您请去了,您站在那儿嘚啵嘚啵来段相声,眼看着那火苗子出溜出溜、吧叽就灭了。您这作用太大了。
    甲 好,我这相声管救人哪。
    乙 好哇。
    甲 要说您的相声作用更大啦!
    乙 怎么哪?
    甲 西郊奶牛场那个牛哇,不下奶了。后来把您给找去了,你是风尘仆仆,不顾疲劳,对着奶牛您就吹上啦!
    乙 吹上啦?
    甲 您就说上啦!
    乙 哎。
    甲 说了一段相声,感动的那牛啊,顺着眼睛往外流牛奶呀!
    乙 您瞧瞧!
    甲 哗!……
    乙 行啦!这儿开闸啦!您不光相声说的好哇!您那笔头子厉害呀!
    甲 您那笔头子比我厉害多啦!
    乙 昨天我听说:您一晚上写八篇文章啊。
    甲 我听说昨晚上,您写了仨电影剧本儿啊。
    乙 您那国画也好哇!
    甲 您的书法真是一绝呀!
    乙 您的国画,荣宝斋都不敢公开出售哇。
    甲 您的书法……海关都不让出口哇!
    乙 那为什么呀?
    甲 怕丢人哪!哈哈。
    乙 像话吗?你不光文学上有所成就哇!您还是一位出色的运动员。
    甲 您……我还运动员哪?
    乙 您瞧,您这体形,没怎么运动就先圆啦!运——动——“圆”。
    甲 我什么运动员哪?
    乙 您是体操运动员呢。
    甲 对,我要不是体操运动员,我能有这线条吗?
    乙 嘿!他还承认啦!
    甲 对对!
    乙 嘿哟!前些日子你编了套高难度的动作,什么童非、李宁,根本做不了哇。
    甲 你怎么知道的?
    乙 体育界这点事儿,能瞒得了我吗?
    甲 您给大伙儿介绍介绍。
    乙 说一说?
    甲 啊。
    乙 那套高难度的动作呀!那是鞍马上的托马斯全旋,然后蹿到高低杠上,一个佳妮腾越,在单杠上来个单臂大回环,最后掉到地毯上,来个旋转七百二十度,然后从怀里头变出个大火盆来。
    甲 哎呀,你可太能吹啦!
    乙 行行,你也太能吹呀!
    甲 我吹不过你。
    乙 怎么?
    甲 你不愧是吹坛上的新秀。
    乙 哪里,哪里!那我也比不了您这吹坛上的老将啊。
    甲 哎,你是青出于吹胜于吹啦!
    乙 哎!您是老将吹马,一个吹俩呀!
    甲 不能这么说,您是长江后吹吹前吹啦!
    乙 您是……?我都没词儿啦!
    甲 又完了吧?
    乙 再来,再来!
    甲 还来呀,又换样啦。
    乙 又换什么样啦?
    甲 借吹啦!
    乙 什么叫借吹呀?
    甲 借别人的嘴吹嘘自己!
    乙 好嘛!这名堂还真不少。
    甲 来吧!
    乙 要讲借吹呀,你马季可就不行啦!
    甲 马季?
    乙 啊。
    甲 等会儿!马季来了吗?马季在哪儿呢?找找!马季也来啦?
    乙 嘿!这位吹牛吹的,连自己都找不着啦!你不是马季吗?
    甲 不,我不是马季。
    乙 你是谁呀?
    甲 我不值一提。
    乙 你是哪位?
    甲 我是小小的“赵炎”。
    乙 嘿,“赵炎”就小小的呀?那你是“赵炎”,我哪儿去啦?
    甲 我哪知道?
    乙 我是谁呀?
    甲 哎哟!你就是德高望重的马老先生。
    乙 好嘛!我俩换个啦!
    甲 哎呀,马老先生真是了不起呀。你是博学多才。您称为活的百科全书。马老先生!
    乙 这位借别人的嘴吹自己呀!不行,不行,我“马季”比你“赵炎”可差远啦。你“赵炎”,天文地理无所不通啊。
    甲 不能那么说。我小小的“赵炎”见了您是小巫见大巫啦。
    乙 哪里,哪里!我“马季”见到您退避三舍呀!
    甲 怎么样?又完了吧?又不行啦!
    乙 再来呀。
    甲 这回咱们海阔天空吹。
    乙 海阔天空?
    甲 想吹什么,吹什么。
    乙 来吧。
    甲 你来吧。
    乙 告诉你呀!我这个人能耐太大啦!
    甲 有什么能耐?
    乙 我这人能用耳朵看书,能耐大。
    甲 你没问问我有什么能耐吧?
    乙 你有什么能耐?
    甲 我经常用鼻子吃饭。
    乙 那我能用胳肢窝找矿。
    甲 我能用嗓子眼儿发电。
    乙 我隔着墙能看见人。
    甲 我隔着你衣服能看见你钱。
    乙 我留神吧!告诉你呀!昨天晚上我发高烧啦!
    甲 昨天晚上我也发高烧啦!
    乙 我高烧六十七度。
    甲 我高烧九十四度。
    乙 你也不怕烧死啊!”
    甲 烧吧!
    乙 烧的这厉害哟!手里摸个玉米粒儿,一张手成爆米花了。
    甲 我烧的也太厉害啦。
    乙 怎么啦?
    甲 今天早晨出被窝一睁眼呢,那被子烧了四个大窟窿啊!
    乙 你可太能烧啦!
    甲 你也够能烧的啊。
    乙 昨天晚上我请人吃饭啦!
    甲 我昨天晚上也请人吃饭啦!
    乙 我怎么吹,他怎么吹呀!
    甲 来吧!
    乙 吃着吃着坏啦。我把筷子咽下去啦!
    甲 我吃着吃着也坏啦!我把勺子咽下去啦!
    乙 我吃着吃着又坏啦!我把盘子咬下一块来。
    甲 我吃着吃着也坏啦!我把大碗咬下一块来!
    乙 我吃着吃着又坏啦!我把那桌子给咬下来啦!
    甲 我吃着吃着也坏啦。我咬……我把自己鼻子咬下来啦!
    乙 啊?你够得着吗?
    甲 我跷着脚咬的!你管得着吗?
    乙 像话吗?我告诉你呀!我这个人少年老成。
    甲 我告诉你呀,我这个人成熟得过早。
    乙 我十岁就考上大学啦。
    甲 我九岁就大学毕业啦!
    乙 我八岁就结婚啦!
    甲 我七岁我们那孩子十三啦。
    乙 好嘛!像话吗?
    甲 反正吹牛也不上税不是,来吧!
    乙 我跟你说呀,我六岁就长老人斑啦!
    甲 我五岁就有抬头纹啦!
    乙 我四岁就驼背啦。
    甲 我三岁就留胡子啦!
    乙 我两岁就谢顶啦!
    甲 我刚生下来我退休啦!
    乙 这不边儿啦!
    甲 来吹呀,吹呀!
    乙 跟你说呀,我这人可高。
    甲 跟你说呀,我比你高得多。
    乙 我两米六九。
    甲 我三米六九。
    乙 你有那么高吗?
    甲 你有那么高吗?
    乙 我热胀冷缩抽抽啦!
    甲 我热胀冷缩胀出来啦。
    乙 那你也没我高,我跟北京白塔一般高。
    甲 我比白塔高一头。
    乙 还是我高。
    甲 我高。
    乙 飞机从我腰中飞。
    甲 卫星打我脚下过。
    乙 我高。
    甲 我高。
    乙 我头顶蓝天,脚踩大地不能再高啦!
    甲 我……我上嘴唇挨着天,下嘴唇挨着地!
    乙 啊?!上嘴唇挨着天,下嘴唇挨着地?
    甲 啊!
    乙 那你的脸哪儿去啦?
    甲 我们吹牛的人就不要脸啦。
    乙 嗐!